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原创新闻>

山江一言,驷马难追——援疆琐记之二

条评论立即评论

山江一言,驷马难追——援疆琐记之二

分享

深圳援建的深塔中学是邹先平老师支教的学校,是一所完全中学,2700多名学生,200名教职工。

【编者按:由深圳援建的深塔中学是邹先平老师支教的学校,是一所完全中学,2700多名学生,200名教职工。学生从海拔3000多米帕米尔高原,来到氧气更充足的疏附县接受更好的教育。身为援疆副校长的邹老师到深塔中学整整一个月了,与当地的学生们发生许多有趣的故事,其中一则是《山江一言,驷马难追》。】 


今天,5月29,来深塔中学上班整整一个月。

艾山江说,暑假一开始就请我到他的家乡——塔县萨热吉勒乡做客,并决定把他家的2号马送给我。

其实,艾山江许诺送我真马之前已经送过我“三匹马"。

5月6日,我从塔县回来,突发痛风,只好拄着拐杖上课。

下课后,艾山江把第一匹马送给了我。

这是一幅钢笔白描画,画的是他家的1号马-----马伊尔军吉。这匹马在3月21日的肖贡巴哈尔节上,助艾山江同学夺得了冠军,并获得5000元奖金。(去塔县,我很想看看艾山江的坐骑-----马伊尔军吉,由于时间冲突,未能成行。)


他把心中的马伊尔军吉画给我,祝愿我的腿早日康复。

两个星期后,腿完全好了,也许艾山江的祝福起了点作用。

九班的男孩子酷爱足球,班级就是一个足球俱乐部,有两个足球队,分别叫猛虎队和雄鹰队。这些孩子天生就是踢球的料,脚法细腻,韧劲十足。


艾山江在球队里个子最小,却是球队的尖刀人物,司职前卫,倒挂金钟的绝活令人叹为观止。他跟我说,球队很想拥有印上自己名字的足球服。我马上联系广州伊多丽服装公司,为他们两个队设计了队服。虽然自己的小金库又空了一些,想到他们穿上队服的开心劲儿,心里很充实。

我选在520这一天,举行了一个简单的队服发放仪式,我抱起艾山江拍了一张照。艾山江拿着77号球衣,高兴坏了,送给我一幅上了颜色的画,画得是他们家2号马——还没有名字。我读出了艾山江眼中的感激——塔吉克孩子很懂得感恩。

这是艾山江送给我的第“二匹马"。

过了5天,也就是525(我爱我)这一天,上午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,艾山江语文成绩比较落后,我在班上表示:艾山江是赛马冠军、足球王子、绘画天才,语文成绩落后只是暂时的,相信艾山江一定会把语文学好。

下午,艾山江把第"三匹马"送给了我,还是一幅画马的画,作者是艾山江的表哥。这幅画画得很细腻,极具神韵,艾山江一直珍藏着。我感觉有点夺人所爱,艾山江执意要送给我,并表示一定会学好国语。

到了29日,艾山江邀我暑假去他家做客,许诺把2号马送给我,并反复强调,他说的是真的,他可以做主。我说这个礼物太贵重,我出钱买。艾山江一本正经地说:“此马非卖品,只送邹老师。”

艾山江啊,艾山江。

我最担心叫错他的名字,把他叫成“爱江山",实际上我一次都没叫错。

山江同学,你送我一匹马,我的故乡邹家滩没有草原,更重要的是我如何把这匹马牵回6000公里之外的捞刀河畔?

故事讲完了,名字呢?《山江送我四匹马》?

还是叫《山江一言,驷马难追》吧。

也算是对山江同学的鼓励。

[见圳客户端、深圳新闻网编辑:陈亚京]